火药桶一触即发?以色列对真主党“地道战”雷声大雨点小

发布日期:2019-06-11

    参考消息网12月16日报道在以色列政府和哈马斯组织围绕加沙地带展开的冲突久拖不决之际,以军开展的一项新的军事行动使得该地区紧张局势再度升级。自12月4日开始,以色列军队在以色列、黎巴嫩和叙利亚三国交界地带开始了代号为“北方盾牌”的军事行动。这次行动除包括惯常的打击真主党等武装组织的武器存储基地和人员据点外,还旨在摧毁向以色列境内输送军火和人员的复杂地道网络。  据以色列国防军发布的消息,这次行动由以军军事情报局和北部军区联合指挥。行动开始前,以军开设了由情报人员、工程技术专家和一线作战人员共同参与的调查准备团队,根据以色列北部地区的特殊地形研究破坏真主党地道的方法。为确保行动顺利展开,以军向战区配属了大量地震传感器和雷达等装备,用于定位地道的位置、深度和长度。同时,以军还派遣11名工程部队官兵赴欧洲国家,学习如何在坚固岩石地形实施爆破挖掘作业。此外,包括军事情报局分队和特种部队在内的以方支援力量也提前开赴该国北部地区,保障地道破坏行动。  在经过精心准备后,12月4日,以军工程部队开始发起“北方盾牌”行动。截至目前,以军称已发现并破坏3条贯穿黎巴嫩和以色列边境、长度超过200米且设施齐备的大型地道。  当“地道战”打得热火朝天之际,以色列和真主党也开始了激烈的“口水战”。除实时更新以军破坏真主党地道的视频影像外,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还公开指责称,真主党武装通过这些地道将“整营规模的部队”非法潜入以色列境内,以“夺取土地,绑架和杀害以色列民众”。在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会谈中,内塔尼亚胡还威胁要升级对真主党的军事行动。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资料图片:以军挖掘机正在破坏真主党使用的地道。(图片来源于网络)资料图片:真主党武装分子使用地道储存武器。(图片来源于网络)  面对以方宣传攻势,真主党也不甘示弱,在视频网站上发布了对以色列重要军政设施的航拍视频,并配以“如果你敢进攻,你会后悔”的希伯来语解说词。倾向真主党立场的黎巴嫩安全人士也批评以色列的行动毫无意义,纯粹是服务于政治目的。  骤然升级的“地道战”和“口水战”,引发了各方对以色列和真主党、甚至以色列与伊朗、叙利亚的冲突可能升级的广泛担忧。不过,也有外媒认为,这些看似激烈的冲突或许是以色列与周边力量转入新的力量平衡的起点。中东媒体Al Monitor网站发布的专题文章即认为,从以黎叙三国交界地区的安全形势和各方政策趋向来看,近期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有限。一名在叙境内活动的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则向媒体透露,自今年9月叙内战趋于平息以来,以军对叙境内军事目标的打击行动已大大减少。真主党武装高级指挥官也向媒体确认,该组织在叙境内的阵地已经数月未遭以方攻击。与此同时,叙政府军、伊朗部队和真主党武装在边境地区的活动也趋于消极。  除双方的实际军事行动逐渐降级外,以黎叙边界地区也呈现出新的力量对比态势。研究中东问题的黎巴嫩学者胡沙姆·马塔尔认为,以色列、伊朗、叙利亚和真主党武装都已巩固了各自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同时建立起具有防御能力的作战体系。  通过数年战备演习,以军已经在北部地区建立起针对地道和火箭攻击的精密拦截网络,处于高战备状态的作战部队可以迅速粉碎任何对手发动的大规模袭击。叙政府军收复国土的行动结束后,也在边界地区转入防御,并调集熟稔防御和渗透攻击作战经验的部队驻防该地,以防备以军进攻。资料图片:在边境地区巡逻的以军士兵。(图片来源于网络)  伊朗和真主党武装则在建立起可对以境内产生无法抑制的低烈度威胁能力后,同样转入消极防御状态。各方目前都处于“易守难攻”的僵持态势——既具备防御和威慑能力,又无法在进攻中获得胜利,且贸然进攻只能徒耗兵力。这种态势或推动三国边界地区转入一种长期对峙的“动态”平衡中。  而从各方政策导向来看,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也在降低。对于伊朗和真主党来说,以叙利亚内战为契机巩固在叙黎两国军事存在的目标业已实现,没有必要进一步激化与以色列的对立。考虑到伊朗正受到美国持续打压,真主党则希望“深耕”黎国内根据地,对以色列发起新一轮激进攻势的意愿都不甚强烈。至于为伊朗和真主党提供庇护所的叙利亚,其未来的主要精力恐怕也要投入到旷日持久的战后重建中,对于再挑起一场伤筋动骨的战事更无兴趣。  以色列虽然视上述对手为“眼中钉、肉中刺”,但由于本土并未受到真主党直接袭击,又碍于发动进攻可能带来的巨大代价,很可能会代之以特战、秘密情报侦察这类小规模威慑行动来遏制、阻吓伊朗和真主党的扩张企图。由此观之,以宣传战和小规模袭扰为主的冲突可能在该地区长期化,而以色列与真主党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前景仍将是“雷声大、雨点小”。(文/马骐騑)资料图片:真主党武装分子在地道里储存武器。(图片来源于网络)  以色列早就知道真主党在下力气建具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地道,能够让汽车通行并临时存放武器。在2014年夏天的加沙战争之后,以色列军队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旨在发现这些地道。此外,沿着边境还开始建起了一堵墙以取代普通的栅栏。当时已经建了11公里。目标就是在所有地方部署和围绕加沙地带所使用的相同的尖端技术。这些技术从2017年10月以来经受了考验,已让以色列军队摧毁了哈马斯的15条地道。  文章认为,真主党构成的威胁对于以色列来说是很可怕的。然而,选择发动这场行动的时机和随之而来的密集联络沟通引发一些疑问。“北盾行动”是在因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指责总理讨好哈马斯并辞职造成内阁危机2周后,以及在警方就腐败问题对内塔尼亚胡进行第3次调查时建议对其进行指控2天后开始的。兼任国防部长的内塔尼亚胡总理可依靠这一做法在国家安全方面部分恢复其信誉。  文章称,种种事件的结果将取决于真主党的回应。后者实力日渐上升,加上在叙利亚获得了经验,尽管造成了人员损失,还是令以色列领导人忧心忡忡。每个阵营都向另一个阵营发誓,一旦发生新的冲突,就会造成前所未有的破坏,类似相互进行口头威慑。例如2017年6月,以色列将军阿米尔·埃谢尔解释说,他领导下的空军能够“在48小时至60小时内”完成在2006年战争期间需要34天完成的事情。资料图片:真主党武装展示火箭弹。(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专家们也认为,得到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力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增强。它现在拥有大约12万枚火箭弹和导弹。这一数量惊人,但这些最先进武器的精准和射程还是比数量更具优势。真主党能够利用先进的制导系统,在一天内向以色列各大城市发射数百枚火箭弹和导弹。  文章称,内塔尼亚胡通过意外出行想要向所有参与方发出警告,此间,他12月3日在布鲁塞尔与美国国务卿彭佩奥会晤谈到“伊朗侵犯该地区”。以色列通过发动“北盾行动”想要对黎巴嫩政府施压。除了地道,以色列数月来一直注意黎巴嫩国内在伊朗专家帮助下发展制造高精度导弹的工厂。  以色列不断对叙利亚进行空中打击有可能加速了这一进程,因为真主党认为以色列军队可能由于担心陷入公开的冲突,而不敢空袭黎巴嫩国内目标。  今年8月美国领导的国际联军承认,正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地区开展的清除“伊斯兰国”残余的行动遭遇严重挑战。“伊斯兰国”在撤退中大量埋设路边炸弹,而负责清剿行动地面作战部分的库尔德武装,很难有效应对这些“看不见的威胁”,所以“进展缓慢”。  另外,利用大量天然洞穴以及先前石油公司挖掘的隧道,“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潜藏在地下,等反恐部队从他们头顶过去后,再从洞里爬出跟在这些部队后面,“从背后偷袭”发动致命一击。  “伊斯兰国”的战法与“基地”组织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地区用过的“古老战术”如出一辙。正如国际联军发言人肖恩·瑞安所说,“尽管我们现在是进攻的一方,但仍然需要制定防御计划。”  美军以及伊拉克政府军显然已经加大了对于洞穴的空袭力度,但效果如何无法评估,也很难令人乐观。在那些人口稀少、地形复杂且缺少情报的地区展开空袭行动,其难度无异于大海捞针。  其实比起大规模常规战争以及城市巷战,“伊斯兰国”的游击战规划起源更早也更为成熟。“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的攻城拔寨曾震惊世界,似乎也令自己颇为意外。“伊斯兰国”远没有想过进展会如此顺利,其最早提出的是非领土化战略。  资料图片:“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挖掘的地道。(图片来源于网络)  简而言之就是在中东地区发动游击战争,伺机扩大影响和地盘,并在全球各地煽动叛乱和恐怖袭击。如今在常规战场以及城市巷战中遭遇的沉重打击,令“伊斯兰国”重拾早先战略。  早在2016年“伊斯兰国”的头目们就开始号召旗下武装分子不要“死打硬拼”,把有生力量撤到沙漠地区的洞穴、隧道和其他地下空间,以躲避侦察、储存武器以及策划反击。  清除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地区的“伊斯兰国”残余武装分子的行动,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一场持久战。伊拉克政府顾问、IS问题专家希沙姆·哈希米表示,这一地区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仍有5000人左右。  “伊斯兰国”的战法阴鸷、该地区的地面反恐武装的能力有限,以及美军不掺和地面作战的决绝,都令这场战事的前景更加扑朔迷离。“伊斯兰国”正逐渐适应“丧师失地”的新局面,以非常规方式负隅顽抗,将反恐战争演变为一场新的、致命的地下战争。  在战场上消灭“伊斯兰国”已经困难重重,更不要说断绝其在意识形态上的蛊惑和渗透,难怪伊拉克政府顾问、IS问题专家希沙姆·哈希米悲观地表示,“伊斯兰国”似乎永远无法击败。(文/董磊)资料图片:参与炮击IS阵地的美海军陆战队炮兵部队。(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8-09-05 00:07:01)

    

    (责任编辑: HN666)